<button id="rh934"></button>

    <span id="rh934"></span>
    <dd id="rh934"></dd>
    1. <rp id="rh934"></rp>
      1. <rp id="rh934"></rp>
        <th id="rh934"></th>
      2. 婚姻家庭

        主頁 > 業務范圍 > 婚姻家庭

                   南京婚姻繼承家庭糾紛律師

        最高院指導案例之婚姻家庭繼承(第50、66、89號)

         

        01 指導案例50號

        李某、郭某陽訴郭某和、童某某繼承糾紛案(2015年)

        一、關鍵詞

        民事 繼承 人工授精 婚生子女

        二、裁判要點

        1.夫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一致同意利用他人的精子進行人工授精并使女方受孕后,男方反悔,而女方堅持生出該子女的,不論該子女是否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出生,都應視為夫妻雙方的婚生子女。

        2.如果夫妻一方所訂立的遺囑中沒有為胎兒保留遺產份額,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九條規定,該部分遺囑內容無效。分割遺產時,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二十八條規定,為胎兒保留繼承份額。

        三、相關法條

        1.《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十七條

        現為《民法典》第一百三十六條【民事法律行為的生效時間】民事法律行為自成立時生效,但是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行為人非依法律規定或者未經對方同意,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民事法律行為。

        2.《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九條

        現為《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四十一條【必留份】遺囑應當為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遺產份額。

        3.《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二十八條

        現為《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五十五條 【胎兒預留份】遺產分割時,應當保留胎兒的繼承份額。胎兒娩出時是死體的,保留的份額按照法定繼承辦理。

        四、審理查明

        1.涉案房屋為李某和郭某順的夫妻共同財產。

        2.雙方共同與某醫院生殖遺傳中心簽訂了人工授精協議書,對李某實施了人工授精,后李某懷孕。

        3.郭某順在得知自己患了癌癥后,向李某表示不要這個孩子,但李某堅持要生下孩子。

        4.郭某順在遺囑中聲明他不要這個人工授精生下的孩子,并將306室房屋贈與其父母。

        5.李某于郭某順病逝后幾個月產下一子,取名郭某陽。

        6.原告李某無業,每月領取最低生活保障金,另有不固定的打工收入,并持有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共同存款18705.4元。

        7.郭某順的父母有房屋且有退休工資。2001年3月,郭某順為開店,曾向母親借款8500元。

        8.經評估房產價值為19.3萬元。

        五、裁判結果

        1.涉案的306室房屋歸原告李某所有。

        2.李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30日內,給付原告郭某陽33442.4元,該款由郭某陽的法定代理人李某保管。

        3.李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30日內,給付被告郭某和33442.4元、給付被告童某某41942.4元。

        一審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六、裁判理由

        關于爭議焦點一:郭某陽是否為郭某順和李某的婚生子女?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夫妻離婚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如何確定的復函》【已失效】中指出:“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一致同意進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應視為夫妻雙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間權利義務關系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的有關規定。”

        郭某順因無生育能力,簽字同意醫院為其妻子即原告李某施行人工授精手術,該行為表明郭某順具有通過人工授精方法獲得其與李某共同子女的意思表示。

        只要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雙方同意通過人工授精生育子女,所生子女均應視為夫妻雙方的婚生子女。

        2.《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十七條規定:“民事法律行為從成立時起具有法律約束力。行為人非依法律規定或者取得對方同意,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

        因此,郭某順在遺囑中否認其與李某所懷胎兒的親子關系,是無效民事行為,應當認定郭某陽是郭某順和李某的婚生子女。

        關于爭議焦點二:在郭某順留有遺囑的情況下,對房屋應如何析產繼承?

        1.《繼承法》第五條規定:“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有遺贈扶養協議的,按照協議辦理。”被繼承人郭某順死亡后,繼承開始。鑒于郭某順留有遺囑,本案應當按照遺囑繼承辦理。

        2.《繼承法》第二十六條規定:“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財產,除有約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遺產,應當先將共同所有的財產的一半分出為配偶所有,其余的為被繼承人的遺產。”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8條規定:“遺囑人以遺囑處分了屬于國家、集體或他人所有的財產,遺囑的這部分,應認定無效。”

        登記在被繼承人郭某順名下的房屋,已查明是郭某順與原告李某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的夫妻共同財產。

        郭某順死亡后,該房屋的一半應歸李某所有,另一半才能作為郭某順的遺產。

        郭某順在遺囑中,將全部房產處分歸其父母,侵害了李某的房產權,遺囑的這部分應屬無效。

        3.《繼承法》第十九條規定:“遺囑應當對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遺產份額。”

        郭某順在立遺囑時,明知其妻子腹中的胎兒而沒有在遺囑中為胎兒保留必要的遺產份額,該部分遺囑內容無效。

        《繼承法》第二十八條規定:“遺產分割時,應當保留胎兒的繼承份額。”

        因此,在分割遺產時,應當為該胎兒保留繼承份額。

        綜上,在扣除應當歸李某所有的財產和應當為胎兒保留的繼承份額之后,郭某順遺產的剩余部分才可以按遺囑確定的分配原則處理。

        02 指導案例66號

        雷某某訴宋某某離婚糾紛案(2016年)

        一、關鍵詞

        民事 離婚 離婚時 擅自處分共同財產

        二、裁判要點

        一方在離婚訴訟期間或離婚訴訟前,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企圖侵占另一方財產的,離婚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四十七條的規定可以少分或不分財產。

        三、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47條

        現為《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二條【一方侵害夫妻共同財產的法律后果】夫妻一方隱藏、轉移、變賣、毀損、揮霍夫妻共同財產,或者偽造夫妻共同債務企圖侵占另一方財產的,在離婚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該方可以少分或者不分。離婚后,另一方發現有上述行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財產。

        四、審理查明

        1.原告雷某某(女)和被告宋某某因感情不和,第二次訴訟離婚。

        2.宋某某婚前房屋拆遷款及婚后所得養老金20萬元左右。

        3.雷某某于2013年4月30日通過ATM轉賬及卡取的方式將該賬戶內的195 000元轉至案外人雷某齊名下。雷某某提出該筆存款是其經營飯店所得收益,開始稱該筆款已用于夫妻共同開銷,后又稱用于償還其外甥女的借款,但雷某某對其主張均未提供相應證據證明。

        五、裁判結果

        雷某某是否轉移夫妻共同財產和夫妻雙方名下的存款應如何分割?

        1.《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

        第四十七條規定:“離婚時,一方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企圖侵占另一方財產的,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

        這就是說,一方在離婚訴訟期間或離婚訴訟前,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企圖侵占另一方財產的,侵害了夫妻對共同財產的平等處理權,離婚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四十七條的規定少分或不分財產。

        2.宋某某婚前房屋拆遷款轉化的存款,應歸宋某某個人所有,宋某某婚后所得養老保險金,應屬夫妻共同財產。

        3.雷某某的銀行存款為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收入,應作為夫妻共同財產予以分割。

        雷某某將195 000元轉至案外人名下,結合案件事實及相關證據,認定雷某某存在轉移、隱藏夫妻共同財產的情節。

        根據上述法律規定,對雷某某名下的存款,雷某某可以少分。宋某某主張對雷某某名下存款進行分割,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支持,案件一并對其他財產和債務問題進行了處理。

        故判決宋某某婚后養老保險金14 322.48元歸宋某某所有,對于雷某某轉移的19.5萬元存款,由雷某某補償宋某某12萬元。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李春香、趙霞、閆慧)

        03 指導案例89號

        “北雁云依”訴濟南市公安局歷下區分局燕山派出所公安行政登記案(2017年)

        一、關鍵詞

        行政 公安行政登記 姓名權 公序良俗 正當理由

        二、裁判要點

        公民選取或創設姓氏應當符合中華傳統文化和倫理觀念。僅憑個人喜好和愿望在父姓、母姓之外選取其他姓氏或者創設新的姓氏,不屬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二條的解釋》第二款第三項規定的“有不違反公序良俗的其他正當理由”。

        三、相關法條

        1.《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99條第1款

        現為:

        《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二條【姓名權】自然人享有姓名權,有權依法決定、使用、變更或者許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姓名,但是不得違背公序良俗。

        第一千零一十四條【姓名權或名稱權不得被非法侵害】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干涉、盜用、假冒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姓名權或者名稱權。

        2.《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22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二條的解釋》

        現為《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五條【自然人選取姓氏】自然人應當隨父姓或者母姓,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選取姓氏:

        (一)選取其他直系長輩血親的姓氏;

        (二)因由法定扶養人以外的人扶養而選取扶養人姓氏;

        (三)有不違背公序良俗的其他正當理由。

        少數民族自然人的姓氏可以遵從本民族的文化傳統和風俗習慣。

        四、審理查明

        1.呂曉峰、張瑞崢夫婦以“北雁云依”為名辦理了新生兒出生證明和計劃生育服務手冊新生兒落戶備查登記。

        2.呂曉峰申請辦理戶口登記,被民警告知擬被登記人員的姓氏應當隨父姓或者母姓,否則不符合辦理出生登記條件。

        因呂曉峰堅持以“北雁云依”為姓名為女兒申請戶口登記,派出所遂依照《婚姻法》第二十二條之規定,于當日作出拒絕辦理戶口登記的具體行政行為。

        3.原告“北雁云依”法定代理人呂曉峰在庭審中稱:其為女兒選取的“北雁云依”之姓名,“北雁”是姓,“云依”是名。

        五、裁判結果

        駁回原告“北雁云依”要求確認被告燕山派出所拒絕以“北雁云依”為姓名辦理戶口登記行為違法的訴訟請求。

        六、裁判理由

        1.《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二條的解釋》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選取姓氏:(一)選取其他直系長輩血親的姓氏;(二)因由法定扶養人以外的人撫養而選取撫養人姓氏;(三)有不違反公序良俗的其他正當理由。……”

        本案不存在選取其他直系長輩血親姓氏或者選取法定扶養人以外的撫養人姓氏的情形。

        2.呂曉峰提出的理由不符合上述“有不違反公序良俗的其他正當理由”。

        首先,從社會管理和發展的角度,子女承襲父母姓氏有利于提高社會管理效率,便于管理機關和其他社會成員對姓氏使用人的主要社會關系進行初步判斷。

        倘若允許隨意選取姓氏甚至恣意創造姓氏,則會增加社會管理成本,不利于社會和他人,不利于維護社會秩序和實現社會的良性管控,而且極易使社會管理出現混亂,增加社會管理的風險性和不確定性。

        其次,公民選取姓氏涉及公序良俗。

        在中華傳統文化中,“姓名”中的“姓”,即姓氏,主要來源于客觀上的承襲,系先祖所傳,承載了對先祖的敬重、對家庭的熱愛等,體現著血緣傳承、倫理秩序和文化傳統。

        而“名”則源于主觀創造,為父母所授,承載了個人喜好、人格特征、長輩愿望等。

        公民對姓氏傳承的重視和尊崇,不僅僅體現了血緣關系、親屬關系,更承載著豐富的文化傳統、倫理觀念、人文情懷,符合主流價值觀念,是中華民族向心力、凝聚力的載體和鏡像。

        公民原則上隨父姓或者母姓,符合中華傳統文化和倫理觀念,符合絕大多數公民的意愿和實際做法。

        反之,如果任由公民僅憑個人意愿喜好,隨意選取姓氏甚至自創姓氏,則會造成對文化傳統和倫理觀念的沖擊,違背社會善良風俗和一般道德要求。

        再次,公民依法享有姓名權,公民行使姓名權屬于民事活動,既應當依照《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第一款和《婚姻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還應當遵守《民法通則》第七條的規定,即應當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通常情況下,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選取姓氏的行為,主要存在于實際撫養關系發生變動、有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維護個人人格尊嚴等情形。

        本案中,原告“北雁云依”的父母自創“北雁”為姓氏、選取“北雁云依”為姓名給女兒辦理戶口登記的理由是“我女兒姓名‘北雁云依’四字,取自四首著名的中國古典詩詞,寓意父母對女兒的美好祝愿”。

        此理由僅憑個人喜好愿望并創設姓氏,具有明顯的隨意性,不符合立法解釋第二款第三項的情形,不應給予支持。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任軍、白楊、錢昕)

        來源: 婚姻家事 吳律在此

        【免責聲明】

        “張瑞春律師”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真實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僅供讀者參考!

        【版權聲明】

        本文經由智飛微管家編輯上傳,凡本公眾號注明"來源”或“轉自”的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僅供大家學習參考,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利,煩請告知,我們將立即刪除!

         

        欧美婷婷丁香五月社区
        <button id="rh934"></button>

          <span id="rh934"></span>
          <dd id="rh934"></dd>
          1. <rp id="rh934"></rp>
            1. <rp id="rh934"></rp>
              <th id="rh934"></th>